現在位置首頁 > 百看不厭 > 本質.轉化.變奏-蒲添生x3雕塑聯展

本質.轉化.變奏-蒲添生x3雕塑聯展

展覽時間:8月2日-9月28日(週一休館)
展覽地點:四樓雙和藝廊


蒲氏雕塑家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蒲浩明2014.06

蒲浩明(右)、蒲宜君(左)於蒲添生故居的照片布幕前合影蒲添生為臺灣重要前輩雕塑家之一,並開設了臺灣光復後第一間的鑄銅工廠,對於推廣雕塑藝術有著重要的貢獻。他一生創作約保留了二百多件的雕塑作品,其打破社會禁忌,為臺灣早期的保守藝術觀念開拓「人物胸像」風氣之先河,最為世人稱道。蒲浩明承繼父親的遺志,持續創作並推廣雕塑藝術,融會父親蒲添生之基礎技法與東洋美學薰陶,再加入留歐期間之西洋美術洗禮,使其風格跳脫古典而具有現代感,那充滿自我個性的臺灣人文氣質,也備受藝壇好評。而身為陳澄波的外曾孫、蒲添生之孫,蒲宜君懷著深厚的文化底蘊,使用來自陳澄波層疊的油畫技法入手,創作出「小舞者」系列作品,她刻意的保留其捏塑手感,將舞者的曼妙舞姿化成簡潔明快的當代形體。

如同蒲添生所言:「人生就像花朵,每朵都有她綻放的姿態與表情。」蒲氏家族在創作上一路耕耘,由蒲添生至蒲浩明而蒲宜君,各自發展出獨特的藝術語彙,連續三代獲得法國沙龍的肯定,亦替臺灣藝壇傳頌了一段佳話。

本質:---第一代的蒲添生特質
臺灣的雕塑在日治時期以前,只有原住民雕刻和民間佛像雕刻。蒲添生在日治時期赴日學習西洋古典雕塑,二次大戰期間,回臺篳路藍縷貢獻所學。於光復後成立臺灣第一個雕塑鑄銅工廠,並與政府合辦第一個雕塑講習會,從此與臺灣的雕塑結緣半個世紀以上,堪稱為臺灣雕塑的拓荒者。

蒲添生間接從日本引進西洋古典在臺灣播種與耕耘。西洋古典雕塑的原鄉起源於二千多年前的希臘,它的本質為生命力、造形、質感、量感,以具象寫實人體作為闡述理論的對象和形式,尤其著重歌頌青春的人體美。其美學,奠定在「理想美」。歷經十六世紀的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,雕塑的美學以米開朗基羅為代表,提昇到「神聖美」的階段,到十九世紀雕塑的美學以法國羅丹為代表,返回「人性美」的追求,從此雕塑美學的美無所不在,百花齊放,多元發展。

日本的雕塑也有其傳統的雕塑,但在伊藤博文全盤西化的政策夾帶西洋式的雕塑,也注入文化的心血;同樣的,臺灣的蒲添生把臺灣近代的雕塑注入了文化新血,豐富了文化的內涵,在那個時期確實是適時的需求。蒲添生用他一生的生命發揮他的亮光,貢獻了他的所學,誠如他所說:「我把一生奉獻給雕塑,而雕塑也給了我生命。」

蒲添生的雕塑作品,主要表現在人物、人體和動物這三方面。關於人物又分戶外全身大型名人紀念像和半身名人胸像。這兩者都開了臺灣雕塑的先河,引領這方面風氣之先驅,例如1949年豎立在臺北市中山堂前廣場的孫中山先生銅像,就是臺灣雕塑家最早的大型戶外紀念像作品,也樹立了戶外紀念像表現的典範。而塑造半身人物胸像,要形成風氣,在民風保守的臺灣要推動實在不容易,要被認定是雕塑藝術也實在不易。蒲添生卻用一生的時間記錄了臺灣近代名人的立體圖像。人體作品在民風保守的臺灣也是相當的不容易,例如1982年蒲添生的裸體作品「陽光」被拒絕在臺北市國父紀念館展出,就是一個案例。蒲添生卻一樣堅持用一生來努力,很有自信且敏銳的抓住不同人體特殊的神韻,這全然得力於他對雕塑本質的掌握,因此,每一件作品都有不一樣的品味和感覺。

總而言之,蒲添生雕塑美學建立在希臘古典雕塑的基礎上,他服膺且信仰希臘雕塑所提出來的雕塑本質上的元素,再把它在地化和個性化,從臺灣雕塑和臺灣雕塑教育史的角度而言,是值得肯定和觀察的省思面向。

轉化:---第二代蒲浩明特質
蒲浩明的雕塑,師承於父親蒲添生的教育,從文大美術系油畫組1967年畢業後,就在蒲添生雕塑工作室接受長期師徒制,嚴格且權威方式的學習生活,13年後,也就是於1980年起,進行第二階段的歐洲四年學習生活,先到比利時、布魯塞爾後至法國巴黎,接受自由浪漫的學院雕塑教育。

蒲浩明服膺水墨畫家李可染所說的「用最大的功力從傳統打進去,用最大的勇氣從傳統打出來。」蒲浩明雕塑的養成教育,第一階段在臺灣學習打進去的工作,第二階段在歐洲學習打出來的工作。

蒲浩明從希臘古典雕塑半面、胸像、全身石膏像的模仿開始學習,花費長時間去學習體會,雕塑這門學術本質上的重要性,也因此打下良好穩固的基礎。到歐洲之後,對於現代雕塑的歷史,作了一個通盤全方位視野的瞭解和吸收。回臺之後,開始執行漸進式的反芻及轉化的創作,這種創作是在無形且自由發展的狀態下進行,做多元的系列發展。在這種轉化的過程中,具有強烈的企圖心,嘗試把東西文化做一個融合的工作。譬如東方文化的主要是直覺、主觀、感性,西方文化主要是分析、客觀、理性;東方的宇宙觀:人是渺小的,西方的宇宙觀:人是巨大的;東方的雕塑觀是線性的,西方的雕塑觀是量體性的;而逐漸的呈現轉化的精進成果。

藝術創作的可貴在於有一顆自由的心靈,這是在歐洲四年生活最大的心得和感受。但是自由心靈的創作舒放,需要有紮實的地基,以及對本質上的瞭解及運用,孕育之後所產生的轉化現象。

變奏: ---蒲宜君第三代的特質
蒲宜君從小在祖父蒲添生及父親蒲浩明的工作室捏塑泥巴長大,她的雕塑在祖父及父親的影響下,從古典雕塑發展出屬於個人獨特的語彙。作品充滿著流動詩意與纖細的文學氣息,從2010年起,連續三次獲得巴黎秋季沙龍的入選肯定,為頗具有潛力的青年雕塑家。

近年推出的『小舞者』雕塑作品,將人體解剖的結構用流動的方式處理,捕捉瞬間充滿生命力的造型。相同的《小舞者系列》則捕捉了當下的靈魂的觸動,以類似手指輕觸或滑動所製造的壓痕,在作品的表面上形成一種跳躍、韻律的節奏感,在靜止的瞬間,有著思緒的流轉與意義的表現,輕盈中蘊含流動與蛻變的意涵。

接著《旅人系列》以觸感展現生命質地的真實情感與神秘感,各式各樣的人物軀殼形貌,呈現出多樣性的皺摺與紋理,共同詮釋著人類永恆的孤獨課題。而新作『小宇宙系列』則呈現人在宇宙空間繁華散盡後的孤寂感,觀者得以目睹藝術家將心靈世界具象化的小宇宙,能觸摸的短詩。雕塑帶有觸感與質感的豐富變化,成為感性與哲思的表現。貼進現代人心靈深處,容易引起共鳴。

「蒲添生雕塑學X 3」---三代雕塑傳承的成果
作為這種三代的時間連續現象,好似化學的連鎖反應,也像一門學術的演化。譬如蒲添生所信仰的古希臘雕塑原鄉的哲學家蘇格拉底、柏拉圖、亞里斯多德,奠定了西洋哲學史的根基和範疇。往後的哲學以此來開展至今二、三千年。蒲添生在臺灣雕塑史上扮演的角色,有如古希臘時期的哲學家,伊始的開天闢地拓荒者功能,而接續下來的蒲浩明、蒲宜君像是歷史推演下的必然可貴、可預期產物。

蒲添生一生追求希臘造形美學,蒲浩明強化其人間性並轉化成具象、抽象、半具象的造形藝術,蒲宜君則在父親及祖父雕塑底蘊薰陶下,作品呈現具有個人的獨具的個性。蒲添生雕塑美學的特色,是將雕塑作為一門學問的「本質」來研究,蒲浩明把它加以現代造型的「轉化」就變成蒲浩明作品的特色,蒲宜君再加以探索內心世界,作品的特色則為感性的「變奏」,因此形成「蒲添生雕塑學X 3」蒲添生三代雕塑傳承的主軸論述。